筆趣閣>網游小說>命運道標> 第298章 副本:睥睨-家人

第298章 副本:睥睨-家人 (1/2)

  “說走便走。”

  韓三挺直身板,眼光灼灼,“老大人,可有願同路?”

  張老總管笑了,笑得開心,“那就好。你們年輕人去吧,老頭子生於司隸,長在司隸,一輩子七十載,倒有六十多年長居司隸,已經,走不開了呀。去吧,東夷人就到了。”

  “老大人……”

  張老總管擺擺手,不再說話,顫巍巍的起身,和韓三擦身而過,慢悠悠的走出門口。

  直到望不見老張的背影,韓三才回過身,一拍武文定的肩膀,“人都聚齊了?”

  “左廂六院,八院,九院,十一、十二院,車馬俱已齊備。”武文定急急言道,“怎么走?”

  “邊走邊說。”

  韓三當先出門,和武文定說道,“派人通知各個院子,所有人等物資聚集院中,靜等安排。”

  武文定疾步跟在韓三身後,向左右招手,待見得七八個夜色中藏匿的暗衛現出身形,低聲吩咐,“通傳下去,所有人等集結各院,無需警戒備哨。帶上家當等着,咱們走了。”

  韓三急匆匆出了院門,忽的站定,左右張望,俱是昏暗夜色,只遠遠有火光燒天,“這老頭,腿腳夠好的。”意之所至,韓三真想從道標地圖上看看老張到底去哪了。

  武文定差點撞到韓三的背上,聞言笑道,“呆了一輩子呢,可不用旁人操心他。六院最近,這邊。”

  自東奔西,區區數百步,武文定收住步子,領着韓三到了一戶宅院門前。

  剛自站定,宅院緊閉的角門吱呀的一聲,開了。

  自門內閃出個黑袍長刀的健卒,迎頭一揖,倒退着引二人進了角門。

  進得院中,有數盞燈籠挑起,昏暗的光亮中,密密麻麻擠擠挨挨背包拎袋的人站滿了偌大一個庭院。

  人有男女老少,皆無聲,唯有眼光發亮,口鼻呼起的白氣蔚然若雲,偶爾一聲嬰兒啼哭也被父母輕輕掩住……惡敵當前仍是行止有序,能把形形色色人等拾掇的這般規矩,武文定簡直太有一套了。

  韓三朝人群大聲問道,“人都齊了?”

  “都在。”

  “都在……”

  “不多話了,容後再敘。”韓三說着,抬手一揮,園子里黑壓壓烏泱泱的百二十人伴着韓三揮手,齊齊沒了影蹤。

  武文定見了,連眼睛都來不揉,心虛腿軟,險險一個踉蹌。

  “人,人呢?人都哪去了?!”

  “恁多廢話,日後自然見得,下一個。”韓三轉身出門。

  武文定愣神少頃,狠狠一跺腳,抹身追了出去。

  不過一炷香的時辰,大多用在走路上,韓三把五處宅院六七百人盡數收納進了儲物空間之中。

  遠處傳來的喊殺聲愈漸熱烈,安樂坊的木石牌樓後,只剩下韓三和武文定兩個人。

  “這一走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了。”武文定看韓三一撥撥的收人已是麻木慣常了,遙遙望着遠處的火光,不由一聲嘆息。

  “來一趟司隸不容易,還有什麼值得拿的嗎?”韓三靠在牌樓下的石鼓上,靜靜的看着遠處,已經有成群結隊的坊戶潰軍奔逃去黑沉沉的皇城之下。

  “芝蘭坊德生堂有一副祖傳的刀傷成葯,極有神效……”

  “他家祖孫四代都在我這里了。”

  武文定望天,“國學院書閣的那部大秦諸典……”

  韓三道,“來時路過了,當時的火頭已經燒到三丈高。”

  武文定嘆道,“那便沒有什麼了。”

  韓三問,“你知道我去了匠作監?”

  “你話里說了一個‘還’字,自然是去過了。”武文定深深吸一口氣,“走吧,早去早回。”

  抬手收了武文定,韓三祭出山丘之王,頭也不回的向南而去。行不過千步,就聽耳廓中一陣震天裂地的巨響,腳下大地顫抖,一線火光濃煙自皇城前升騰而起,一時間照亮了大半夜空。

  停下山丘之王,韓三調出道標地圖,俯視而下。

  皇城之南,安樂坊一線,所有路口通道被盡數炸毀。若要再從這個方向上攻打皇城,大部軍力必受阻滯。推屋填路,廣架旱橋,等這一番折騰下來,少說也要三兩個時辰。

  滑動香蕉17plus的7.8寸觸屏向西北,十三四里長的一支車隊,蠢笨擁塞,前隊已到了城外數里,後隊竟還有在宮門磨蹭不前的。

  前隊兩翼有輕騎衛護,先鋒前出數里,清一色的羽林精騎,向著東夷人在西北圍城據守的矮丘工事沖殺而去。

  看到這里,韓三收了道標地圖,誰把誰殺成一堆血葫蘆也不關本千戶大人的事,拿着儲物戒指救人本已經是

上一章目錄+書籤下一页